金蝶步科强强联合 打造高逼格智能工厂_5

作者: admin 分类: 随心杂谈 发布时间: 2019-06-22 14:09

  受王石影响,徐少春迷上了赛艇运动,理由更像是一种对内对外的宣誓:人生就是一个不服输,不出汗、不流泪、不破皮,就不是人生!

  1、就算只有一个老外,我也要用英文演讲!

  迈进2016年德国汉诺威工业博览会发布会前,Robert徐做出最后一个决定。之后,他拒绝了同事的打印纸稿,手握苹果手机,用英语结束了《强强联合,打造高逼格智能工厂》的致辞。

  仅就发布会人数论,这该是他10年来经历的最小场子。Robert徐,徐少春,23年前创办金蝶软件,至今连续11年占据中国中小企业管理软件市场老大,国内很多成百上千人的发布会他都很少参加了,但为了这场不足50人,身在德国却更多中国面孔的发布会,天还没亮他就起来反复掂量每一个英文用词。

  一切源于一个约定。唐咚,步科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Robert徐创办的华赛艇俱乐部一条船上的队友,他俩一个做软件,一个做硬件,去年底俩人偶然聊起:何不一起划到工业4.0的老家德国,划到全球工业之巅的汉诺威工业博览会,跟世界比划比划中国人的智能制造解决方案?这就有了金蝶(Kingdee)和步科(Kinco)简称KK组合的这场发布会,和一个不足30平米的联合展台。

  展台左边是金蝶K/3 Cloud,可以打通成品配送物流管理的所有信息通道;右边是步科智能终端X10,可以直接把工单下达到生产线每个员工面前;中间是步科与金蝶联合开发的智能立体仓库展示模型,将信息流与物流进行相互配合。这儿,没有库卡的机器手臂在舞蹈,也没有西门子虚拟现实的超大演示厅,这里展示的是如何在闹市区里打造一所高逼格的工厂。什么是高逼格?就是指可以实现高效率、小批量的定制化生产。路过一位德国软件工程师评价,你们是实实在在地把工业4.0落地。

  2、Robert徐非来汉诺威不可,因为市场在发生剧烈的变化。

  金蝶步科展台不远处是日本美能达展台,我们带上一副小眼镜,一只镜片上不断给我发出指示,扫描、拣货、装配,几个动作下来,一只乐高积木就搭好了。想想看,今天的车间工人,大都是走回显示终端看一眼再回去做一步动作,像美能达这样同步以后,效率提高多少倍!这种虚拟现实技术里的数据怎么来的?靠软件。

  汉诺威展给Robert徐最大一点冲击:软件必须要和硬件结合起来!过去物联网更多挂在嘴上,可这次一看,凡有工业设备的地方就有一个显示屏,就是一台信息终端,就有软件,这才是软件定义世界啊。

  还有那三个英文单词:things、service、people,反复在他脑子里跳,尤其service,西门子、ABB、IBM,巨头们哪里还在卖产品,全在做服务啊!

  过去人们谈起金蝶,是那家南金蝶、北用友的管理软件公司,可今天老对手用友已经越来越少被金蝶人提及,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管理软件,闯进了阿里巴巴的钉钉,闯进了腾讯的企业微信,很多人好奇,IDC统计排名中国移动办公市场第一的金蝶云之家,能挺得住吗?身处新英雄辈出的移动互联网战场,53岁的Robert徐是不是老了?

  Robert徐认识到,市场变化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过去的市场边界消失了,怎么办?金蝶必须打开过去的篱笆,拥抱一个无边界的市场。

  携手步科,就是一次有着协同进化意义的里程碑。一方面是互为代理,晚餐现场唐咚就提出把金蝶软件带进筹划在清华和上海交大建立的国家级微缩工厂一同展示,Robert徐也惦记着把步科的硬件设备介绍给金蝶的大客户;更重要的是相互激发创新,唐咚就张罗把一位全球顶级大数据供应链管理专家的哥们儿介绍Robert徐认识,把最先进的算法植入金蝶软件中去。

  Robert徐说,两家公司走到今天,克服了很多困难,其中最难一关就是人的思维方式。去年底决定合作时,金蝶一位资深工程师就接受不了步科,想不通,为什么?因为当时步科的产品尚处研发阶段,简直千疮百孔,而且和另一家备选合作对象相比,步科规模更小,合作风险自然高。Robert徐把这位工程师叫进办公室,选择步科,就两条原因:第一,步科虽不大,但创新能力强,对智能制造的理解深;第二,同在深圳南山区,距离近,相互激发的频率和浓度够高。

  新希望六和集团联席董事长陈春花老师说,以今天的互联网发展速度看,大部分单个企业的能力已经不足以应对挑战,怎么办?唯有方法是把边界打开,将新能力整合进来。

  英特尔公司是最好的例子。

  有人问英特尔老板:英特尔市场反应速度何以如此之快?

  答:对于顾客的需求,我们可以在2小时之内组合我们的20个合作伙伴来解决顾客的问题。

  一路上,Robert徐反复告诉他的团队,软件行业是个探索行业,需要想象力和前瞻性。想象力和前瞻性怎么来?要和前瞻性的客户绑在一起,彪着走,一步步试出来。他勾画的金蝶未来,是要和更多的行业、硬件产品链接,软硬结合,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和无人机厂商机合作?

  3、为什么中国软件企业始终做不大?我问徐少春。

  除了过去中国企业人力成本低,能用人解决的问题不需要软件,另外就是软件的用户界面体验还不够好,干脆说吧,就是难用,不想用。

  这次在德国,我还发现了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金蝶这次几位赴德工程师,最短一位在金蝶工作了8年,最长一位工作了18年,够专业,超级拼,但在发布会前一天演讲彩排时,Robert徐叫停了一位产品负责人的PPT:

  首先,内容太多;其次,我的致辞讲愿景,你要帮我落地。他用唐咚的演讲准备稿举例:步科演讲什么特点?演示的是未来的、标准化的产品,而不是整体的解决方案,这是聪明的做法。金蝶未来的、标准化的,跟步科智能硬件匹配的产品是什么?

  Robert徐反思:中国软件公司一直做不大,除了成本原因、大环境外,作为厂商的原因,过去我们似乎包治百病,可以解决客户所有的问题,但没把那些最关键的痛点解决透。比如信息透明化是个大痛点,我们能不能把透明化做透,让企业各种应用场景都是透明的?

  多年来,服务企业市场的一个固有思维是必须立足企业整体经营思考,选择最佳服务组合,或者叫一站式运营能力,这是金蝶过去的优势,也是今天应对市场变化的阻力。

  我们软件行业,可以这样讲,是一个无底洞,非常复杂,Robert徐影响团队:过去我们钻得比较深,但没有完全跳出来看,其实跳出来看,把某一个东西标准化、做深了,商业价值大得不得了。

  在理解顾客需求方面,唐咚的发言也让人印象深刻。发布会现场有人问,中国制造2025该如何与德国工业4.0对接?唐咚答:做企业的人眼里并不重视这些概念,当然概念对我们有帮助,制造了让客户改变的氛围,只有客户想改变时我们才有机会,但我们更看重客户需要什么,我们只有一个出发点,就是给客户解决具体问题。

  这些年,Robert徐反复在内部强调思考问题的三字诀:在用户至上基础上的小、美、快。我个人理解:

  所谓小,就是客户或用户的需求永远是具体的,你给顾客慢腾腾端上一只烤全羊,顾客其实只想马上吃到一只羊肉串;

  所谓美,就是用户体验,Robert徐几次提到步科X10的设计,国际范儿;

  所谓快,就是变是唯一的不变,他说:要不停地创新,喜新厌旧是人的本性嘛。

  在一顿摆满德国猪肘和炖酸菜的晚宴上,Robert徐暗示团队好比坐在一座数据金矿上,他开玩笑:金蝶600万企业客户,假定更加深度掌握1亿个人用户的使用行为数据,我们软件可以全部免费,就提供增值服务,光卖德国猪肘都可以创业啦!举座笑翻。

  4、当外部的企业,甚至竞争对手都可以成为朋友,最大的对手不是别人,变成了企业自己。

  应战者Robert徐这些年做了两件事:战略与组织上,大举进攻,用内部孵化、组织裂变的方式积极布局移动互联网;文化上,他像一个布道者,激活企业文化。

  至少五年前,沈南鹏看到金蝶系孵化出的一款个人记账APP随手记后留下一句话:真没想到你们还有那么多创新!今天的金蝶,是由七只舰队(还会更多)组成的金蝶系,试举几例:

  快递100,国内最大的快递查询平台APP;

  云之家则是Robert徐的一大重心,与阿里钉钉、腾讯企业微信三国杀的移动办公APP金蝶云之家,则是所有金蝶用户的大入口,金蝶各种业务在上面跑,下半年将有凶猛动作;

  今天每只舰队都是一家独立法人的公司,团队持股比例20%左右,还会有所增加。Robert徐说:公司这些年为这些创新业务投入了很多钱,所以吃掉了我的主营利润,投资者认为你们利润不高啊,但我必须把利润投在长期业务布局上,转型就是看长期啊!

  激活文化这一点上,Robert徐给外界的直观印象更深,他在金蝶内部好比一位布道者,用自己的言行举止推动变革,难得之处是非常坚持。

  2004年他就提出金蝶去总化,德国三天,没有一位金蝶人喊他徐总;

  我们租的奔驰SUV,他做第二排,每次下车后,都为方便后排同事下车拉起座椅;

  他穿虎头标志的Kenzo套头衫,连手机套都是Kenzo的,你也该有一件这样的衣服,这位90后青年一脸认真地告诉我;

  受王石影响,他迷上了赛艇运动,理由更像是一种对内对外的宣誓:人生就是一个不服输,不出汗、不流泪、不破皮,就不是人生!

  就在几天前的五四青年节,继两年前砸掉PC,他又砸掉办公室,更彻底地践行移动办公;

  从中国来德国的飞机上,Robert徐看了一部讲述17世纪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生平的电影The Girl King,女王一句话刺激Robert徐发了朋友圈:为了获得人生的真理,我们必须摒弃我们被传授的观念,重构我们知识的完整体系。

  这位瑞典女王为了到欧洲大陆追随路德教,放弃了王位,我们这次所在的汉诺威,恰巧是今天德国路德教的中心。

  两年前正和岛有一次对Robert徐的采访,标题是《徐少春:我不想被这个时代抛弃》。Robert徐对这个标题至今念念不忘:当时我对移动办公的观点,对用户的看法,现在看都不过时,幸亏够快,然后语调一转:不,还要更快,唯快不破。

  两年前你不愿为时代抛弃,今天呢?我问。

  今天还有这种感觉,变化的是我们还有机会赢得些什么。应该说,我们看到一个巨大的机会,不能错过它,我跟团队讲,如果错过了我们就是千古罪人。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