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思考的危险,可能性思考的力量

作者: admin 分类: 体育 发布时间: 2019-05-09 09:14

你已经看到不值得绕一趟焦虑的远路,但是有什么替代方案呢?能发挥作用的正常心灵之声会说什么?许多人在成长的过程中相信,如果遇到问题,想办法正面思考正是解决一切的万灵丹。光是从正面思考,就会让你觉得好过一点。

事实上,很多人认为,正面思考永远是正常的做法。借用这套理论,当你“没能感觉到太棒了”时,你马上会想:我自己到底怎么了?你不会把“没能感觉到太棒了”解读成偶尔的情绪起伏,反而挖了一个更深的洞让自己跳下去。此时,焦虑就出现了,怀疑也鬼鬼祟祟地溜了进来:“我真的快乐吗?我够快乐吗?以后我还会快乐吗?我和那个人一样快乐吗?”忽然之间,你不再享受让你感到焦虑的人生,因为你不是真的在过这样的人生,你忙于从旁边监督你的幸福水平。

想要把永远正面的压力阀拔掉,需要一点时间。当你觉得被困住时,不要努力地从“正面”思考(一直想着一切都要很美好),你要从“可能性方面”思考(你有许多选择与方向来缓解整个局面)。情绪弹性的重点在于,我们有能力从失望、阻碍以及障碍中恢复过来,这些东西都是生命给我们的,连同恩赐、成功和喜悦一起。若你能具备弹性,看清楚出现路障是很正常的事,你会更容易找到替代道路,继续向前迈进,而不会因为人生居然会出现挑战而焦虑不已。

正面思考的危险

正面思考有什么问题?简单扼要的答案是:没问题。当现实确实正面时,你涌出非常正面的感受或是从正面去思考,一点问题都没有。当眼前所见的美女让你惊艳,他人的善意让你感动,或你做好准备迎向挑战,想象你成功归来的模样时,正面思考真切确实,而且以现实为本。当你罔顾现实,任意套用正面思考,就像杀虫剂一样“扑灭”现实状况中的任何负面因素,问题就出现了。当你很沮丧时却假装自己很开心,这就会出现可信度的问题。不仅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如此辛苦的做作还会引来生理上的痛苦。

所以说,坏消息是,当你实际上无法感受到却试图要去正面思考,这样做没用,还可能会让你觉得更糟糕。重要的是,你可以把这些费尽心力的演出从日常生活中删掉,摒弃痛苦、虚假的笑容,这样你会好过一点。

要分辨出“正确”或“错误”的思考方式很难,有时候甚至根本做不到,但我们可以把这项任务的范围缩小到只剩一条简单的规则。不论到底是快乐的或不快乐的,思考真实状况,不要篡改事实,不要超越实际,把故事变得比较正面或比较负面。绝对不要说一些你自己都觉得言不由衷的话。换言之,不要欺骗自己。不管是夸大灾难或裹上糖衣,当你做得太过火时,会导致心里出现内在冲突,引得杏仁核开始“哔哔”叫。

有位朋友曾经告诉过我,小时候,她妈妈在厨房里放了两个罐子,一个标着“正面思考”,另一个则标着“负面思考”。有人教她妈妈,每当她有两者之中任何一种想法时,就在对应的罐子里放上一枚硬币。负面思考的罐子总是满出来,但从来没有任何一个铜板被丢进正面思考的罐子里,从来没有。

她可能一直就像所有因挫折而沮丧的人一样,相信不幸的反面就是幸福,这两者是互相排斥的。研究显示,在生活的常轨当中,幸福和悲伤,或者说正面影响和负面影响,是彼此相依的。也就是说,这两者并不像是开关按键一样,是完全相反的状态。在幸福时刻,也会有悲伤甚至失落;在黑暗时刻,你通常也能收获愉悦。你并非被锁在两种情绪的其中一种里面。事情会转变.

“正常”人永远觉得美好如意,这种说法并不成立。你也无法强逼出正面想法。这就好像是故意把木板往另一个方向掰,借此来修正弯曲的地方。木板会断掉的。天啊!研究也发现,在情绪低落时,如果你强逼自己对自己说一些“正面”的话,最后你会感觉更糟。好好想一想是不是这样。当你觉得美满幸福时,像《西区故事》里的玛丽亚大唱“我好漂亮”,将会让你心情更飞扬。但当你那天过得很糟,就算你还能鼓起勇气唱这首歌,你唱歌时可能会想去摔点什么东西,但你又是个爱好和平的人。

把可能性思考变成默认的思考模式

生活过得很糟时,你内心的对话可能会像是这样:我的人生完全是一场灾难,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我什么事都做不好。根本没有人在乎我。他们为什么要在乎?负面思考的水龙头好像漏水了,不断地滴、滴、滴,告诉你这里错了、那里错了。如果发生这种事的话那该怎么办?与此同时,你也可以伸出手,去扭开正面思考的水龙头。就像我们之前看到的,强行正面思考并不会让你觉得比较好过;而且,因为和当下的情境搭不起来,很可能会让你觉得更糟。

你有什么其他选择?我要替你引见一位新好友,也就是我所谓的“中立思考水龙头”。中立思考水龙头不会把正面或负面念头导入生活中;它是你不带偏见的数据源。中立的想法,是你迈向新机会的垫脚石。

来看看安娜的例子。多年来,每天早晨,当她的丈夫坐下来等着她伺候早餐,完全没想过要彼此互惠时,她的心里就涌起了一阵气馁。若不想踏上负面之路,想着我被困住了,我丈夫完全不顾我的需求,这段婚姻没救了,那么可以转开中立思考水龙头:我丈夫已经习惯我伺候他吃早餐,这在我们这整段婚姻中已经变成一种模式了。他不是故意忽略我,他只是在做我们习惯做的事。我希望情况能有不同,我有选择,我可以和他谈谈我的需求。

这些想法的价值,并不在于它们值得怀念或会引人注意,而在于它们就仅只是事实而已;这些想法是客观的观察。而事实会让你改变观点,让你从不可能中跳脱出来,转向可能。它们会把你眼前的东西交到你手上,审慎地让你的生活变得更简单一些。这就好像你拿到的信息,里面没有过多的问号与感叹号,这是我们可以拿来加工处理,并让它变得更好的故事。

你的想法不要变成:我的老板想要见我?!而只是简单的:我的老板想要见我。这或许仍不是好消息,但这样的思维会鼓励你静下心来看一看,而不是直接冲向“这是灾难”的结论。你越能学会去取用这些中立想法,就越能透彻地去思考整个情境。当你开始放开恐惧这一边或是紧紧抓住过度承诺与保证的那一边,中立想法的水龙头就会把你带回平衡状态,只给你手边能得到的信息,不附加任何实时的负面评论。

当你觉得今天很不好过时,你不需要勉强自己,你只需要知道你还有其他选择,不要卡在或陷入你替自己描绘的图像里就好。你可能会这样想:“现在我觉得一切对我来说都没有用。这个项目本来就有缺陷,这一点让我觉得自己很失败,但是那只是一个我之前没有找到的问题,我有能力弥补这个缺陷,就像我碰到的其他缺陷一样。因此,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是暂时的。我会解决问题,当我办到时,我就不会再有这种感觉了。”

请记住,你不用时时刻刻都为生命中的喜悦而跳上跳下,你不需要花一天时间去做水疗按摩,只为了从被墨菲定律搞砸的那一天中恢复正常,你只需要有一天让你可以平静地从一点进展到另一点。因此,不论你是在筹备婚礼、会议、你家两岁宝宝的生日派对,或只是寻常的工作日,当你的心开始产生没用的想法时(如果我迟到了怎么办?如果大家不喜欢我做的东西怎么办?如果下雨怎么办?你为什么无法不这么焦虑?你到底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召唤中立思考,提醒你不要跑在自己的前面,只要专注现在正在做的事就好。负面思考的反面不是正面思考,而是可能性思考。你不会再被困在一个角落,在被困住与获得自由两者之间,还有很大的空间。

非负面思考的力量

1981年,心理学家菲利普·肯德尔(Philip Kendall)与史蒂夫·霍朗(Steve Honllon)研究抑郁症患者的自主想法,特别是这些想法在患者被治疗之后有何改变。为了说明研究的结论,他们发明了一个新词:非负面思考的力量。

他们发现,当比较患有抑郁症者和未患抑郁症成人的内在对话,甚至是比较患有抑郁症者在治疗前、后的想法,可以区分出不同群体的因素,并非正面思考的频率,这一点违反了当时流行的“正面思考的力量”这种说法。决定所有差异的,是他们的“非负面思考”,或者说是中立思考。事实上,正面思考量和治疗前大致维持一致。治疗能成功和负面思考的想法减少有联动关系。从这项重要研究当中我们可以得出一些信息:成就心理健康与福祉的真正秘密,并不是每天复诵有正面意义的座右铭,而是要减少负面思考的想法。患有抑郁症者的负面思考多于没有抑郁症的人,但治疗成功之后,他们正面思考的数量并未增加。

事实上,正面思考量和治疗前大致维持一致。治疗能成功和负面思考的想法减少有联动关系。从这项重要研究当中我们可以得出一些信息:成就心理健康与福祉的真正秘密,并不是每天复诵有正面意义的座右铭,而是要减少负面思考的想法。

我们要怎样做才最能减少负面思考出现的频率?你不要用十几个负面思考来响应一个负面思考,反之,你可以养成新习惯,练习用中立思考取而代之。请记住,当我们在做常常做的事时,大脑的运作会比较顺畅。因此,如果你堆了一堆负面思考,这就会变成自动出现的想法。然而,当你那一天过得很糟,你产生一个负面想法(我绝对无法完成这个项目,还有,看看厨房,根本是一团乱!)时,你不要用更多打击自己的指控(我不负责任,我无能,我什么事都做不了)来回应,反之你只要伸出手去,寻找经过衡量的、准确的观点,看清楚现在的状况究竟如何(我累过头了,因此我家才会看起来像浩劫过后。这个案子很困难,我很累了,因此现在整件事看来让人觉得束手无策)。这是在教育大脑,用一种比较好的方式去响应暂时的焦虑与自我怀疑。

塔玛·琼斯基是美国心理学会会员,美国著名临床精神医学博士、情绪研究专家、临床心理学大师,致力于帮助青少年和成年人克服心理焦虑症状。曾创立“滨州儿童强迫症与焦虑中心”,经常登上《福布斯》《纽约时报》《父母世界Parents》、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等大众媒体,她还在《赫芬顿邮报》和《今日心理学》杂志开设专栏。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