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后半生不会再跨行了

作者: admin 分类: 体育 发布时间: 2019-12-26 09:55

唯一角逐金棕榈的中国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在戛纳电影节上引发关注

钱报记者独家专访出品人李力,他认为电影可以创造新模式——本报特派记者 陆芳 发自戛纳

李力与胡歌

今天凌晨(当地时间5月25日晚),第72届戛纳电影节落下帷幕。今年唯一一部入围主竞赛单元的中国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以下简称《南方车站》)在戛纳受到了极大关注。

电影首映那天,放映结束,观众掌声持续了4分钟。之前昆汀·塔伦蒂诺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就毫不吝啬地表达了对《南方车站》的喜爱,说自己第二天回想,越想越喜欢。

该片导演刁亦男,其作品《白日焰火》在2014年拿下柏林金熊时,还不太为人熟知。5年之后,这个名字又一次在影迷耳边炸响。

“那时候错过合作,好遗憾,这次终于一拍即合。”《南方车站》出品人、和力辰光的老总说。

为什么对现实题材电影如此情有独钟?钱报记者在戛纳独家专访了李力。

希望《南方车站》能“破层”

钱报记者:和刁亦男合作这部《南方车站》,有怎样的缘起?

李力:我们是很多年好朋友,《白日焰火》那个时候就想合作,但错过了,我们双方都非常遗憾。《白日焰火》(获2014年柏林电影节金熊奖)之后,我们就一直探讨,是不是能把商业和艺术结合一下。

他当时看到一个真实新闻事件,他和我讲的时候,我觉得非常棒。我们希望作者型导演能有所突破,类型化、商业性和艺术性有更多结合,让更多普通观众进入影院,产生情感共鸣。我认为真实的新闻是有一定力量的。我们在这方面达成共识,这就是《南方车站》的雏形。

钱报记者:这个新闻事件是哪一点打动了您?

李力:我觉得一个人无论之前怎么漂泊,但人生最后一段,还是会想着自己最爱的家人。我觉得这一点很感人,能让观众产生共鸣。

钱报记者:听说这片子从最初有想法,到现在成片已经有5年了?

李力:刁亦男导演是编剧出身,他不会边写边和别人讨论,他会写到他满意为止,再拿出来。我们隔两三个月见次面,他会说,快了快了,别急。我们之间交流简单、默契。

钱报记者:您觉得《南方车站》将来在国内放映时,普通观众会产生很强的共鸣吗?

李力:这是发生在中国的故事,我和导演把重心放在国内。作为制片方,我很希望更多中国观众能进影院,看这部电影。

电影全程在武汉拍摄,为要求真实性采用了武汉方言。我们有将近三千人次的群演包括特邀演员,都是武汉当地人,不可能让他们改说普通话。当然,在国内上映时,我们会有中文字幕。

我对《南方车站》挺有信心的,拍摄前就有这样考量。中国观众欣赏水平越来越高,而这次刁亦男导演超越了他自己。我认为《南方车站》超过了《白日焰火》。我想让更多普通观众走进影院,去看这个故事。电影今年就会上映。

作为老板,“首先是信任”

钱报记者:您不仅和郭敬明合作,还和张杨合作过非常纯粹的艺术片,也和崔斯韦合作过《雪暴》,还有刁亦男,您是怎么挑选合作对象的?

李力:首先我们要从内容出发,和力辰光是要做到内容前置的。电影有拍摄周期,一定要想到三年后五年后,我们的观众要什么。这些内容是服务哪些观众的,这也是要分层的。

郭敬明的电影是给年轻一点,喜欢他的粉丝群体去看的。崔斯韦的《雪暴》这样极强的类型片,大部分的年轻受众群体会喜欢看。而张杨的电影艺术气息浓厚,有点人生阅历和心灵感触的人会喜欢。

《南方车站》我们希望能破层,它的核心目标一定是对电影有一定认知的人,但我们更希望让普通人能理解刁亦男的电影。

钱报记者:作为一个老板,您觉得和这些有独特个性的导演合作,有没有什么秘诀?

李力:首先是信任。

第二要把很多工作做到前面,我们有一个重要手段是“完片担保制度”(投资方为了保证一部电影或电视制作能够按照预定时限及预算拍摄完成,而寻找担保方对影视作品拍摄过程进行监督、管理的一种行为)进入到整个制作流程中。就是把所有预案做好,包括拍摄中有可能发生的问题,提前做准备。让导演专心创作,保障他的片子顺利完成。这是一个增值服务工作。

完片担保在美国已经很成熟,有60多年,在中国还没有这一套体系,它能够倒逼制作专业化。完片担保不仅是资金有保障,还有监理,银行(资本)提前进入,同时有了完片担保还能提前售卖版权。

我们是国内第一家做完片担保的,已经做了5年。我们从法律、金融机构、监理公司搭建,这些标准的建立已经历经了5年。

我认为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完片担保会在影视行业突破性发展,因为大家都知道影视行业热钱在退潮,影视行业要拥抱完片担保,而完片担保也帮得了这些公司。

现实题材值得深挖

钱报记者:听说您是做实业出身,还做过金融投资,是一个跨界人士,为何会对电影情有独钟?

李力:我在传统行业干了很多行,做过能源,投资等。我对自己有个拷问,电影行业对我来讲,是有可能创造一个新模式的。在其他传统行业如房地产、能源、金融等,想建立新模式是不可能的。而电影行业是有可能的,包括完片担保,往工业化靠近,这些都是有机会的。

另外,有很多东西是留不下来的,但电影可以。我想我的后半生不会再跨行了(笑)。

钱报记者:看得出您是一个对中国电影非常有热情的人,您觉得国产电影现在最缺哪一类电影?

李力:这几年,我们公司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比较集中。我们也认为现实主义题材和观众距离是最近的,而我们作为制作者,制片方,如何选择一个和观众距离最近的朴素的情感进行沟通,同时又要用高于生活的艺术表现和观众对话,对电影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钱报记者:未来和力辰光还将投哪些电影项目,致力于打造什么样的电影?

李力:这两年我们现实题材作品比较多,这是一个重要板块,值得深挖。我们也有漫画改编作品,比如根据日本超人气漫画改编的《娜娜》,和腾讯马上开拍。还有悬疑类型片如东野圭吾的《秘密》今年要开拍,也有现实主义的很多题材陆续今年也要开拍。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