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柳树车库:机器人新摇篮_5

作者: admin 分类: 新闻 发布时间: 2019-11-15 15:05

  2006年,高产的软件工程师Scott Hassan创办了一个专注于机器人的研究实验室,名叫柳树车库(Willow Garage)。此后他自己掏腰包,每年向实验室投资约2000万美元,聘请了数十位世界顶尖的机器人工程师,给他们一个几乎完全自由的环境,鼓励他们多多尝试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

  柳树车库开发的一种操作系统在机器人产业的大多数领域已经成为业界标准。它所培育的多家创业公司,也先后被包括谷歌在内的科技公司收购。

  不过关于柳树车库的一切都已经是过去时。Hassan在今年1月把实验室关闭,全身心投入自己创办的Suitable Technologies,担任这家公司的CEO。原先实验室里的那些研究人员也已经开始在业内另寻出路。

  柳树车库的关门意味着硅谷历史上一个不同寻常的篇章的终结:作为为数不多的个人投资的实验室之一,它的确取得了一些了不起的成果。

  7年来,柳树车库成了一个机器人研究的大本营,学者和工程师们在这里聚首,思考着机器人在真实世界中的应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自动化科学和工程实验室主任Ken Goldberg说:柳树车库虽然存在时间不长,但却是一家独特的公司,是机器人研发领域一股主要的促进力量。

  虽不是第一个开始设计机器人的实验室,但在制作可用性强且能协同工作的机器人软硬件方面,柳树车库做到了许多前人没能做到的事。不过最终它没能在自身的模式更新中存活下来,或者说没能躲过创始人那些激进多变的冒险尝试。

  Hassan在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读本科时学习了计算机科学。之后又在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和斯坦福大学攻读过计算机科学硕士,不过一直没拿学位。在斯坦福他开始了和谷歌联合创始人Larry Page、Sergey Brin的合作谷歌最初的代码有很多就是他贡献的。

  他还制作了一个创建和管理电子邮件列表的软件,这个名叫eGroups.com的项目在2000年被雅虎以4.13亿美元买下。Hassan将其中一部分钱投在了谷歌上,这样一来佩奇和布林就不用从风投机构那里拿过多的资金,从而确保他们在这个刚刚崭露头角的搜索引擎公司里占据较大股份。佩奇和布林则用谷歌的股份作为回报,让Hassan在2004年公司上市时赚到了一大笔钱。

  Hassan一开始不知道用他的财富能做些什么。他在加州门洛帕克搞到了一间高档办公室,并开始招募人才,天马行空什么都做,只要具有突破性。我的工作是让这栋楼里充满有意思的东西。前IBM和施乐帕洛奥托研究中心(Xerox PARC)研究员、被Hassan聘为柳树车库首席执行官的Steve Cousins说,我们得出了这么一个信条:先做出影响,再图资本回报。

  实验室的工作重点之一是开发一种叫机器人操作系统(ROS)的开源软件,用来控制机器人的基本功能。ROS的开源属性会吸引那些工程师来研究代码,在这个基础之上,实验室就可以迅速做出一些改进。然而,并非人人都爱ROS。iRobot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Colin Angle对它就尤为不满,他认为一旦把机器人软件开源,那些原本有望形成巨大影响力的知识产权就会落到其他国家手里。

  但是ROS很快成为各类机器人的标准操作系统,不但扩散到其他机器人公司,还进入到了研究生的机器人课题中。在柳树车库实习的学生把ROS的一些版本带回学校,分享给机器人极客同学。他们就像一些传播疾病的小病媒,用软件感染了他们的实验室。Cousins说。有很多机器人在用ROS操作系统,包括波士顿机器人生产商Rethink Robotics的Baxter,这种用于完成重复性工作的机器人于2012年开始销售。

  柳树车库的另一个重点项目是PR2,一种有手臂和头的人形机器人。尽管这种机器人的成本高达40万美元,但柳树车库还是白送了十几台给研究人员,鼓励他们去想出一些有趣的使用方法来。

  通过软件和硬件的共享,这个实验室其实是在为机器人研究打基础,让其他人可以在这基础之上开展工作,而不用再去做重复的研究。柳树车库的使命更多地是建起一个机器人研究的生态系统,而不是拿出具体的产品。伍斯特理工学院机器人学教授Dmitry Berenson说。

  那些没有在做ROS或PR2的工程师则在别的领域探索,比如改进机器人的视觉或触觉。想法提出来后,Hassan会挑选出其中最好的几个,出资成立独立的公司。到最后,闸门打开了,很多人产生了创业的念头。

  Cousins说。Hassan开始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一种视频会议系统的研发上,这个系统就像是一台带轮子的遥控iPad。不在办公室的员工可以利用这种设备去参加企业的视频会议,或者溜达到同事的位置边上聊两句。

  Hassan带了大概10个人创办适特宝,去年开始销售这种叫作Beam的视频系统。这么多人才都走了,还是挺伤感的,Cousins说,就觉得,那我们该干点什么呢?2013年,他离开实验室,创办了自己的机器人公司Savioke。

  谷歌接过柳树车库的事业,重新聘用了许多曾在这家实验室工作的工程师。实验室曾分拆出来的八个创业公司和基金会中已有两个被谷歌买下:Industrial Perception和Redwood Robotics。

  这算不上典型的硅谷成功故事,Cousins说,但我们是想培育出一个产业,给机器人世界带去深远影响,我认为我们做到了。总之 一家机器人研究实验室先驱关上了大门,但它的创新发明由其他公司接手发展,而它创造的开源软件也已被广泛应用在机器人上。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